• 封面
  • TA問答
  • TA之路
  • TA印象
  • 往期推薦
高端訪談@ 泰伯網 出品
馬赟
自然資源部地信管理司巡視員馬赟:機構改革帶來産業機會
  2018年是一個變動的年份,上半年開始的新一輪機構改革直到今天還沒有徹底收官,去杆杠、經濟下行以及中美貿易戰等方面又大大擠壓了國内企業的生存空間。

  同時,2018又是一個充滿機會的年份,國土三調、自然資源确權登記等工作漸次推進,自動駕駛、智慧城市、商業航天等領域在快速發展,還有北鬥導航系統、一帶一路沿線市場以及國内重大宏觀政策的推進,給地理信息産業的發展提供了更多機會與可能性。

  ……

  近期,泰伯網在山東省地理信息産業創新發展高峰論壇上遇到了自然資源部地理信息管理司馬赟巡視員。

  會後休息時間,馬赟巡視員在與泰伯網的閑聊中談到,不論是什麼樣的經濟形勢,空間信息企業都要加快與應用端、與場景的深度融合,隻有這樣企業才有機會生存發展下去。

  另外,他還聊到了高精地圖市場的競争問題,以及自動駕駛、大數據、雲計算等新技術給産業帶來的機會。

  下面是對話實錄。

問答
Q

泰伯網:

在今年春天開啟的新一輪機構改革中,新組建了自然資源部,并内設地理信息管理司,地理信息管理司的具體職責是什麼?

馬赟:

  地理信息管理司的職責在三定方案裡寫的比較明确。但是職責也不宜太具體,實際上我認為要比三定方案中的再簡單一些更好。

  地理信息管理司現有四個處,每個處室十條左右的職責。我們盡量把職責細化,但是太細了就不容易把每個處室的職責說清。總結起來實際上就是兩大項工作:第一是國家地理信息方面的安全監管;第二是應用,把它深化到經濟建設、國防建設、社會發展,特别是生态保護等方面的具體應用中。

  與機構改革前相比職責其實沒有太大變化,但是,要求地理信息工作更多地融合到自然資源部的核心職能裡,也就是圍繞兩統一職責(統一行使全民所有自然資源資産所有者職責,統一行使所有國土空間用途管制和生态保護修複職責)去服務、去做事。

  現在成立一個國土測繪司、一個地理信息管理司,後者更側重管理多一些。

  作為行業主管部門,我們将繼續發揮政府在地理信息産業發展中的宏觀調控、公共服務、市場監管、社會管理等職能作用,推動地理信息産業高質量發展,提升地理信息産業對國民經濟增長的貢獻率。

  下一步我們将夯實産業發展基礎設施,繼續加強基礎測繪,改造升級全國衛星導航定位基準服務系統;開發多樣化、多層次的地理信息公共産品,進一步簡化手續、縮短時間、降低企業獲取和應用基礎地理信息數據的成本;科學确定測繪成果秘密範圍,加快研究海量地理信息數據開放和共享政策,推動測繪地理信息成果的社會化應用;強化統一監管,加大對地理信息失洩密、“問題地圖”等違法違規案件的查處力度,依法查處非法轉包、違法分包、無資質或超資質從業等違法違規行為,維護地理信息安全,規範市場秩序。

Q

泰伯網:

今年8月自然資源部公示了獲得電子導航地圖制作甲級測繪資質的新企業名單,其中還有一家初創企業。這份名單從2013年以來幾乎沒有變化,隻在去年新增了滴圖科技,今年又新增了兩家企業,這是不是表示高精地圖的資質在放寬?

馬赟:

  這段時間的導航工作,既不是放松也不是放寬,是按照國務院“放管服”的要求依法推進,加快行政審批。總體來說,我們在“放”的方向上邁了一大步,今年以來已經批了好幾家。

  這項工作屬于市場準入,目前由國土測繪司負責具體審批。原來是我一直在抓該項工作,當時是在法規與行業管理司。現在地理信息管理司多一些管理職能,國土測繪司則多一些業務上的職能。電子導航地圖制作資質,現在是作為測繪活動來管理,所以放到了國土測繪司。

  另外,在改革開放的大形勢之下這項工作還有另一層考慮,那就是國際競争。

  現階段自動駕駛的發展速度越來越快,高精地圖是自動駕駛的關鍵性環節。如果不把資質更進一步放開,讓更多企業進入這個領域競争,我們認為有可能會影響自動駕駛産業的發展——當國外企業在自動駕駛領域快速發展的時候,國内企業有可能會很被動。

  同時,該項工作也是基于當前市場競争的考慮。我們感覺僅靠現有幾家企業,比如高德、四維圖新,其競争不足以推動整個領域的加快發展。因此,我們就再放開一些,讓市場形成比較充分的競争環境。競争越充分就越能促進産業發展,就能給老百姓提供更好的産品和服務。

  當然我們也感覺到這些企業确實具備一定的競争能力了,所以有必要進一步放開準入渠道,促進高精地圖産業的發展。

  目前的情況是,企業申請相關資質,隻要具備條件、符合條件我們就給。我們已經形成樣的共識,同時也給部領導彙報過,隻要符合條件就給。

  過去雖然也這麼講,但總體上還是考慮安全問題多一些,所以放的步伐就慢了一點。

Q

泰伯網:

自動駕駛已經成為全球性的産業,您認為國内的高精地圖企業該如何融入其中?

馬赟:

  我在初速度(Momenta)講了一個問題,在自動駕駛技術越來越成熟的時候,單靠高精度地圖盈利是很困難的。 我們的數據,必須要跟芯片、操作系統等自動駕駛其他技術形成一體,在自動駕駛的核心環境裡拓展應用。比如高德,它隻有在阿裡的大數據體系裡才能真正發揮自己的能量。

  車廠雖然需要高精地圖,可如果高精地圖成為一個獨立産品,它并不是車廠所需要的。如果不考慮關聯性的應用,僅僅就高精地圖談高精地圖,或者說你做你的、他做他的,這個思路走不通。正因如此,光庭才會和上汽進行了合作。

  目前,國内又出現了幾家公司專門做高精地圖産品,我認為這些企業需要好好思考一下這條路線是否可行。

Q

泰伯網:

10月底中央政治局會議,對我國當前的經濟做了具體描述。會議指出,當前經濟運行穩中有變,經濟下行壓力有所加大,部分企業經營困難較多,長期積累的風險隐患有所暴露。在這樣的經濟環境之下,您認為地理信息産業該如何應對?

馬赟:

  據中國地理信息産業協會估算,2018年我國地理信息産業從業人員約117萬人,總産值約6200億元。我們還通過抽樣方式,對重點地理信息企業運行進行了監測,今年前三季度納入監測的158家企業營業收入同比增長19.5%,淨利潤同比增長了7.8%。

  在中美貿易摩擦、經濟下行壓力有所加大的情況下,我國地理信息産業規模仍處于較快發展的态勢,但也面臨着一些困難和挑戰。曆史經驗也告訴我們,挑戰中孕育着發展機遇。

  我感受到總體上大家現在都比較困難。由于國家的大環境,市場中的需求在減少,盡管有三調,但很多地方資金比較緊張。在現行的市場環境在這裡,企業肯定比較困難。

  當然也有機遇。真正的機遇是,在困難時企業得重新思考所處産業鍊的位置,思考為什麼做了很多業務卻賺不到錢。思考的核心是轉型發展,包括核心技術、核心産品是什麼,如何更好地服務經濟與社會的發展等問題。如果日子還過得去,企業往往會忽視這些思考。

Q

泰伯網:

就我們了解,現在很多中小測繪、地理信息企業普遍都比較難過,境況都不太好。

馬赟:

  數據獲取、處理端的企業太多,使得我們的産業鍊過短,企業過于集中。核心問題是我們的産業鍊沒有深入到社會用戶端,我覺得地理信息産業必須要跟關聯性的産業一起發展。同時,地理信息企業還要注意兩方面的工作:

  一是順應時代發展,加強技術創新。地理信息企業要充分利用人工智能、大數據、區塊鍊等技術,适應機構改革産生的新需求,創新産業發展模式,以科技創新為内生動力,推動産業持續發展。

  二是加強資源整合,積極參與“一帶一路”戰略,走出去,參與國際市場競争。

Q

泰伯網:

“一帶一路”我們的企業有能力走出去嗎?

馬赟:

  “一帶一路”的機遇需要企業自己去挖掘,目前很多企業沒有這方面的經驗。 我在四川的時候,中工建在馬來西亞修路,我們的企業也是跟着人家出海,因為項目是在别人工程裡。比如,200公裡的鐵路涉及到建立cos基站的業務,測量工作完成後又去拓展原鐵路線的業務,這樣企業的業務就從原來的2000萬變成了4000萬。

  很多小企業到不了那個層面,但有些企業已經跟着工程走出國門了。

  核心問題是,我們的企業很難以獨立的姿态進入“一帶一路”沿線市場,基本都是在某項工程裡,搭别人的船出海。比如修路、修橋,我們業務就在橋和路裡邊,業務相當有限。

  通常在大的企業集團裡也會有專門從事測繪地理信息工作的團隊,所以很多時候它們的項目也用不到我們。與我們相關的業務,多數存在于規劃設計環節,在整個工程裡隻占很小的份額。比如地鐵,在它的規劃設計環節測繪業務也隻占3-5%左右。

Q

泰伯網:

該怎麼突破呢?

馬赟:

  我覺得,企業要做到集團規模的水平,不僅搭别人的船,而是能夠獨立做出最終産品、服務、解決方案。像高德,它到了阿裡以後就是做數據。數據本來是測繪的一個負擔,數據越多你要付的錢就越多。但是在阿裡,數據就是高德的優勢。

  數據的優勢是它能夠生成其他産品,而且是很多産品。我們到四維圖新調研時看到,它把所有數據歸集以後再分類給到不同的部門,同樣的數據,變成一種産品與變成十種産品的價值是完全不同的。數據轉化的形态越多,它的價值就越大。

  總起來講,不論經濟形勢如何,我們的企業都需要加快與應用端、與場景的深度融合,做數據的深度挖掘,這樣才有機會把我們的數據的價值徹底釋放,企業也才有機會做到足夠大的規模,從而在未來赢得更多機會。

Q

泰伯網:

聽您一席話獲益良多,謝謝您!

馬赟:

  以上所言是我個人之認識,不夠全面,僅供參考!

之路
印象
期推薦
加載更多>

吳一戎院士

吳一戎院士

張新長院士

張新長院士

劉先林院士

劉先林院士

吳秋華

吳秋華

李德仁

李德仁